首頁 > 互聯網 > 正文

            冰明玉潤天然色誦讀_冰明玉潤天然色-全球速訊

            2022-10-17 14:29:15 來源:互聯網

            冰明玉潤天然色(冰明玉潤天然色誦讀)


            (相關資料圖)

            引言

            “冰明玉潤天然色。凄涼拚作西風客。不肯嫁東風。殷勤霜露中。綠窗梳洗晚。笑把玻璃盞。斜日上妝臺。酒紅和困來?!?/p>

            傍晚夕陽下的墻院中,我站在一位斜靠在榻上的婦人身旁,聽她輕輕地念手中書卷上的詞句?!按松骄邮窟@詞,倒是讓我想起了那只不記得是何人贈送的刻花玻璃碗,倒真是晶瑩剔透、渾然天成?!蹦钔暝~,她似是自言自語。

            “夫人今日可是想用那只碗用餐?”我接著她的話問道?!澳堑共槐?,你且去將它拿出來吧?!狈蛉巳崛岬負]了揮手,繼續說:“如此有氣節的器物用來裝食物有些辱沒了?!薄胺蛉藶楹握f一只玻璃碗有節氣呢?”我雖有些不解,但還是腳步輕快到庫房尋碗去了。

            此時正是南宋時期,而我,則是這汪姓商賈人家的一名婢女,常年侍奉在府中的夫人身邊。汪家販鹽起家,歷經幾代人的努力,到了今天已是徽州數一數二的鹽商大戶。

            圖丨南宋局試圖

            可能是平日里作為生意人受權貴的歧視多了,便對這些尊卑禮儀的東西看得很淡。此時盛行程朱理學,但家中長輩甚是開明,對女子的教養未作苛刻,族里親友也十分和睦。

            于是在這種氛圍中生活的夫人脾性很好,溫柔細致又帶著江南粉墻黛瓦的書卷氣,平日里除了女子必讀的那些書,她也喜歡看一些詩詞雜談。我極其喜愛聽她讀詩念詞,遇到不解的地方就直接向她請教,她也不怪我幼稚無知,總是細細為我解答。

            今日夫人便與我介紹了這遠從大食國而來的玻璃器物。

            一、漂洋過海而來的大食國器物

            夫人將我取來的刻花玻璃碗拿在手中觀賞,這碗與平日里的瓷碗大小相近,透明很好且稍稍泛著淡藍色,碗體光滑圜底球腹,口沿微微外翻。碗的腹部刻有幾何形內凹的圖案,雖然內有少許氣泡但不妨礙它的精美。

            聽說大食國很早就掌握了玻璃的吹制技術,能制造出各種器皿。玻璃在運輸過程中易碎而不好保存,也因此較為珍貴,最常見的便是各種刻花的玻璃瓶玻璃碗、深藍玻璃瓶、細頸瓶與綠把玻璃杯。玻璃瓶多用來存放香水,而玻璃杯則用作飲酒,這些器物表面多雕刻幾何形花紋,素面的器皿也不少。

            圖丨宋代玻璃瓶

            我問出了剛剛的疑惑:這碗有何氣節之說?夫人笑了笑耐心地解答:“這些透明精致的玻璃制品多是來自于一個名為‘大食’的國家,這個叫法從唐代便有了,大食國地域廣袤,因朝代更替還分為白衣大食、黑衣大食與綠衣大食,我就不細說了?!狈蛉丝傁矚g將事情的由來說明清楚,我也對這些趣聞極感興趣便沒有打斷她。

            “這個國家崇尚商業,在那里商人的地位很高。他們的交易范圍也逐漸擴大,甚至只要航船可以到達的地方,就有他們大食國的商人。而海上行船本就極具風險,更何況常年出海難免遇到風浪,財物損失倒是可以再賺,最怕的是人員傷亡??梢哉f這是個充滿無畏的冒險精神的國家了?!闭f著夫人露出了向往的神情。

            圖丨阿拉伯帝國即大食國地圖

            “聽說之前有大食國結伴而來的父子二人,從福州港口登陸時遇到風浪,其父未能幸免于難,其子辟踴哭泣竟三日未進食飲水,令人哀痛?!痹捳Z至此多愁善感的夫人有些難過,低頭飲了口茶,我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大概我朝有些志氣之輩都十分羨慕這樣的膽識與堅韌了吧?!睕]想到夫人先開了口,我便想著轉移話題:“夫人再說些這玻璃物件吧,我朝定有如夫人一般欣賞此物的人,想來也是做了不少詩詞文章的?!狈蛉寺犃搜诿孑p笑,順勢接了話茬。

            二、大宋文人與玻璃器皿

            “文人墨客相比于我朝本土產的玻璃制品,更偏愛大食國的,不外乎這兩個原因。一是大食國制的玻璃物件更耐高溫些。據我朝人趙汝適稱,大食國的玻璃燒煉方法與我朝不同,都是用鉛硝、石膏燒制而成但大食另外添加了適量的南鵬砂,故燒制之時滋潤不烈,制成的玻璃器具也最耐寒暑,可存放宿水而不壞?!?/p>

            圖丨宋代文人

            “而且兩種玻璃制品似乎原材料及制作工藝都不同,以至于我朝的玻璃器物與大食的在品質方面的差異巨大。程大昌曾作過比較,他說

            “鑄之中國則色甚光鮮,而質則輕脆,沃以熱酒,隨手破裂;至其來自海舶者,制產差,樸鈍而色亦微暗,其可異者雖百沸湯注之,與磁、銀無異,了不損失,是名番琉璃也?!?/p>

            再則就是大食玻璃更具審美意蘊了,我朝人稱其“內外明澈,凈無瑕穢”,如此質地,我朝琉璃與之相比是有些渾濁了?!狈蛉俗鞔私忉尯笾匦履闷鹗种械脑娫~。

            圖丨藍玻璃瓶

            “非石非玉色紺青,昆吾寶鐵雕春冰。表里洞徹中虛明,宛然而深是為瓶。補陀真人一銖衣,攀膝夜坐花雨飛?!鱾魅碎g入吾手,包以百襲吳綿厚,擇人而歸今子授。爛然光輝子文章,清明無垢君肺腸。比君之德君勿忘,與君同升白玉堂?!?/p>

            “宛丘先生的這首《玻璃瓶歌贈晁二》是描述這玻璃物件中的翹楚,贈玻璃瓶以提醒友人時刻保持高潔的德行,也算是物盡其用了?!狈蛉四钔暝姾笤u價道。我也有些想法:“宛丘先生也是將玻璃瓶作為禮物贈予友人的,聽著好像大家都愛拿玻璃制品當做禮物呀?!薄澳愕故顷P注點與別人不同?!狈蛉擞行o奈地搖搖頭,但還是為我解答。

            “大食國商人的特殊經歷賦予了這玻璃器皿不同于金銀制品的情懷,我朝文人有風骨者眾多,又因為前朝與當前難言的局勢,消沉者也不少,如此想來托物言志與睹物傷懷怕是各占一半了?!薄胺蛉说囊馑际俏页娜藦拇笫硣钠魑镏屑橙⌒┚裆系奈拷灏??”夫人點點頭:“也可以如此理解?!?/p>

            圖丨南宋時局圖局部

            前朝至今,遼國與金一再入侵,西夏、吐蕃虎視眈眈,然而大宋卻偏安一隅。我是個目光、見識皆短淺之人,不知朝堂之事,只知這樣的日子猶如飲下那麻沸散一般,端的是舒適自在,卻是閉目塞耳自欺欺人之舉罷了。怕說出來給夫人平添煩惱,我只敢在心中暗暗思索一番而已。

            三、玻璃交易與大宋經濟的不解之緣

            “不過玻璃器物的流行可遠不止這個原因?!狈蛉说穆曇魧⑽业乃季w喚回?!拔页看蠓蚨嗟氖亲非笊莩?、攀比斗靡之輩,富商們便拿捏了他們這種心思,競相在街市的繁華處開設酒肆、食肆。你看那汴京的仁和店、會仙樓,杭州的武林園、熙春樓可不都是靠著這些士大夫養活起來的?!敝链怂恼Z氣帶了些不屑。

            “而將這大食國的玻璃器物引入酒樓,便是那富商們想出的承托酒樓檔次高的方法之一。前些日子我父親與那酒樓老板談生意事,掌柜就說,此法使他們酒樓顯得既高雅又新潮,引來了一大批附庸風雅之人?!狈蛉松陨跃徚丝跉饫^續說。

            圖丨宋代街市

            “當然,購買玻璃制品的也不只是那些權貴。大食國商人賣的貨物中,有些品相不討權貴喜歡的或是途中磕磕碰碰有些磨損的物件價格也公道,尋常百姓手中有些余錢的買一個來倒是負擔得起,裝飾在家中或是日常儲物用看著也賞心悅目?!?/p>

            夫人話鋒一轉:“雖然如今國破,但好在百姓衣食無憂生活倒是比之前好多了?!蔽也遄斓?,“要說最好的事情就是之前包辦筵席帳設司、廚司、茶酒司、抬盤司、果子局、蜜煎局、菜蔬局、油燭局、香藥局、排辦局,這‘四司六局’都由官府放權進而轉入了民間,可以給我們這些平民籌辦宴席,他們做的東西樣樣都精致美味,只可惜我很少能吃到?!?/p>

            “你個貪嘴的丫頭,以后要是哪家辦宴席我帶上你便是?!狈蛉诵χf道,“多謝夫人,您這話我可記下了,日后定是要求著您兌現的?!蔽艺讨闷忸H有些得寸進尺之態,夫人卻也沒有在意。

            圖丨宋代街上的商販

            以前朝廷多是不屑商賈,甚至禁止買賣交易,但是近些年或是為了增加稅收,便放寬了權限,大大小小的生意人隨處可見,街市每天都熱鬧非凡,我們的生活自然也好了許多。

            結語

            作者語:我國目前出土的玻璃器具最早可追溯至漢代,雖然因其易損不易保存,多數出土的只是殘片,但復原后我們不難看出當時阿拉伯帝國燒制玻璃技術的高超,而從各類文史書籍的記載中亦可以看出玻璃器具對中國社會生活、文化生活的影響。

            也許那時國與國之間的交流就已經跨越了時間與距離。

            關鍵詞:

            本網站由 財經產業網 版權所有 粵ICP備18023326號-29
            聯系我們:85 572 98@qq.com

            开云app下载入口_手机登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