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焦點新聞 > 正文

            繼年初數字療法首次被列入省級規劃后 數字療法近兩年走進了更多人的視野

            2022-10-18 10:24:03 來源:巴中在線

            “數字療法+商保”這一創新模式日前正受到空前的重視。近日,海南省出臺措施鼓勵探索“數字療法+商保”產品創新。尚處于探索階段的數字療法與商保當前有哪些“雙向奔赴”?10月17日,記者通過業內人士了解到,目前國內主要有兩類企業在這一領域探索,一類是數字療法服務商,另一類是TPA(第三方管理公司)。與此同時,記者也了解到,有商業險服務供應企業已就海南省出臺的相關措施特擬定了相關建議方案。

            那么,“數字療法+商保”產品創新能帶來什么?在“數字療法+商保”產品創新環節中扮演重要角色的保險機構又如何探路?

            “數字療法+商保”創新受鼓勵!已有企業探索

            數字療法近兩年走進了更多人的視野。比如2022年服貿會,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安定醫院與合作企業共同帶來認知障礙數字療法等科技成果轉化產品。

            何為數字療法?《全球數字療法報告(2022)》顯示,數字療法是一種向患者提供的、基于循證醫學證據的治療措施或干預措施。這些干預措施其本質是服務的數字化。

            “數字療法是區別于傳統療法的前置服務,最大的區別就在于對普通市民來說,數字療法的目的是預防,傳統療法的目的是治療。”樂橙云服市場VP侯珺峰對記者表示。

            從市場推動層面,繼年初數字療法首次被列入省級規劃后,近日,海南省政府辦公廳又重磅發布《海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印發海南省加快推進數字療法產業發展若干措施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通知》在探索多種數字療法支付方式方面,鼓勵探索“數字療法+商保”產品創新。

            “探索將數字療法作為特藥險的健康管理服務”“鼓勵保險公司依法合規將數字療法作為用戶健康管理服務工具”“探索開發海南惠民保升級版,將部分數字療法產品作為健康管理服務納入保險產品的保障范圍”……《通知》從多方面描繪了“數字療法+商保”的聯動可能。

            國內相關公司當前在“數字療法+商保”領域有哪些動作?侯珺峰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目前國內主要有兩類企業在做這一領域的探索,一類是數字療法服務商,另一類是TPA,由于其更靠近保險公司,所以能更容易進行服務的創新和落地。此外,也有商業險服務供應企業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公司已就海南省出臺的相關措施特擬定了相關建議方案。

            或撼動保險業格局

            在不同人群、不同保障需求面前,市面上帶病體可投保的保險產品已經并不少見。不過,業內人士指出,因受限于患者疾病發展規律風險缺乏預見性以及對賠付率的擔憂,純商業化的帶病體保險走入公眾視野尚需時日。

            而對于“數字療法+商保”這一產品創新,并且隨著數字療法的進一步發展,未來更多的病人可以帶病投保保險,享受保險帶來的保障。

            “隨著數字療法的深入發展和應用,數字療法甚至有可能改變整個保險行業的格局。”侯珺峰表示,保險的產品創新有兩個層面,一個是保險產品的創新,另一個是服務的創新。保險產品的創新即產品形態或者說是責任的創新。數字療法在服務層面上的創新意義不大,只不過是意味著消費者多了一項增值服務而已;但是在產品形態層面上的創新可以說是有顛覆性意義在的。

            侯珺峰進一步表示,數字療法介入市民健康管理后,其預防作用可以直接降低疾病的發生率和死亡率,這也就直接改變了保險產品的底層邏輯,從原來一個固定的數值,變成了一個動態的指標。這樣帶來的收效是直接降低了保險產品的成本、提升了市民健康水平,同時增強了商保在國民健康體系中的參與度。

            對于海南省此次鼓勵探索的“數字療法+商保”產品創新,業內人士表示,這是數字療法與保險支付的結合,這一結合可以實現患者、保險公司、數字療法企業以及醫生和醫院的多方共贏。

            對外經貿大學中國保險創新研究院常務副院長江崇光此前表示,如果通過數字療法對用戶進行生活方式干預,使得保險公司的賠付降低,實際上等于保險公司有收益,把這部分收益和數字療法企業進行分成,這對數字療法來說,也是一個走得通的商業模式。而對于保險公司來說,也大大減少了風險。

            險企嘗試需有“魄力”

            雖然我國商業健康險規模大,數字療法與保險創新未來的想象空間巨大,但由于“數字療法”目前仍處于探索階段,尚未形成完整的商業體系,對保險機構參與其中提出了不小的考驗。

            海南銀保監局人身保險監管處處長周莉表示,商保在“數字療法”中發揮作用,需要醫療衛生主管部門的大力支持,需要有完善的數字療法生態環境作為支撐,需要明確商保在數字療法中的定位以及提供什么樣的風險保障。此外,隨著技術的進步,“數字療法”下的保險產品的算法也會發生變化,新技術因缺乏歷史數據的支持,將影響保險產品的精算和定價基礎,迭代后的保險產品如何保持可持續發展、如何監管,這些都是需要研究的新課題。

            在侯珺峰看來,保險在我國一直是十分傳統的行業,做健康相關的產品又要再保險公司加入進行相關責任的報價,所以創新的難度比較大。對于產品創新未來發展的展望,侯珺峰表示,短期內,數字療法只能作為增值服務的一個板塊加入進保險,而無法真正對消費者實現健康管理從而動態調整疾病發生率,再改變保險費率。

            “數字療法+商保”產品創新離不開商保的參與,對于保險機構探路的建議,侯珺峰表示,保險業的底層就是大數據,做創新的難度還是沒有與之匹配的數據,這需要保險公司及再保公司有魄力或者敢去進行相應的嘗試,動態評估其中風險定價等;另一方面,對于提供數字療法的機構,更精準地進行疾病預防是能夠與商保結合的關鍵,這就需要數字療法機構或TPA能夠建立風險控制模型。

            關鍵詞: 數字療法 商保 保險機構

            本網站由 財經產業網 版權所有 粵ICP備18023326號-29
            聯系我們:85 572 98@qq.com

            开云app下载入口_手机登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